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云南腾冲国殇墓园之殇

/云报客户端

日前,由中国文物学会、中国建筑学会联合公布的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发布。云南陆军讲武堂、国殇墓园名列其中。

云之南,国有殇

来滇西的人必到腾冲

来腾冲的人必到国殇墓园

多年来

人们早已将腾冲、抗战、中国远征军

三者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1944年9月

腾冲光复

焦土抗战中

这座繁华的“极边第一城”变为一片焦土

但这里的人们想到的第一件大事

不是重建家园

而是如何祭奠英烈

在当时物资极其匮乏的情况下

腾冲人民齐心建设国殇墓园

为的就是让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

魂归有家

国殇墓园位于腾冲城的来凤山下,园名取自《楚辞》“国殇”篇。

1944年冬月,国殇墓园开始筹建,1945年元月15号开始动工,同年7月7日落成。

它是我国最早建成、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抗战时期正面战场阵亡将士纪念陵园。

当初的国殇墓园由忠烈祠、烈士塚构成。后来,国殇墓园一度受到破坏,1984年,国殇墓园得到修复并正式对外开放。

1996年,国殇墓园成为中宣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国殇墓园免费对外开放。

资料图:游客在国殇墓园悼念先辈 云南日报记者 徐雁 摄

1994年以前,几乎没什么游客会来国殇墓园。而现在,仅今年3月31日到4月2日,到国殇墓园总人数就超过了2万人。

如今,国殇墓园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或许是在告诉我们,英雄不应寂寞不应孤独,更不应被人忘却……

△如今,每年都有不少游客到国殇墓园悼念先辈 云南日报记者 徐雁 摄

二等兵杨忠金,二等兵周荣华,少尉祝德利……忠烈祠后的小山坡上,密密麻麻都是烈士的墓碑,每个墓碑旁插着一朵红花,鲜红如血……墓碑依着小团坡的地势纵向排列,越往上走军衔越高。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拾级而上,20集团军阵亡烈士纪念塔如一柄利剑刺向天空,塔基上民族英雄四个字分外醒目。

△资料图:塔身上部有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章题书的“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克复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下部为李根源题书的“民族英雄”。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拨开墓碑边深深的杂草,便能看到墓碑上阵亡官兵的官衔军职和姓名。而整个小团坡,这样的烈士碑有3346块……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然而,这些名字并不与下面的骨灰完全对应,当年阵亡将士的躯体大多支离破碎,难以辨认区分,只好集体焚化,再分装到骨灰罐里。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不仅如此,3000多墓碑中,2000多人尚未成家,而且他们中年龄最小的才10岁……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国殇墓园里,还有一处特殊的墓塚,它位于整个国殇墓园地势最低的地方。

圆形墓穴前,长方形石碑上,有着李根源书写的两个大大的黑色字——“倭塚”。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张彤 摄

根据记录,倭塚里面埋的是日本指挥官少将藏重康美以及其下属日军指挥官。

据国殇墓园的老所长毕世铣介绍,建这个倭塚的目的有三个:“第一个是象征侵略者的惨败;第二个是陪葬意义;第三,则体现了中国人的人道主义,你虽然是侵略者,但也给你入土为安,给你一席之地。”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徐雁 摄

国殇墓园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显然与其作为滇缅战区现存的、最具代表性的抗战烈士陵园有关。除此之外,墓园的建设者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讴歌将士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上,而是将这种精神与国家、民族主题搭联在了一起。因此,国殇墓园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实至名归。

△资料图:云南日报记者 徐雁 摄


最后,让我们用一组照片

缅怀这段历史

腾冲国殇墓园。少女手持鲜花,于逝者墓碑前凭吊。

黄建朝,战争受害者,感染日军鼻疽病毒,一生饱受折磨。

杨超邦,民夫,为远征军运送弹药。老人至今为不能守住一个飞机场而心生愧疚。

杨贞祥,一个把生命定格在104岁、等待丈夫70年的老人。

张德彩,少女民夫。70年前,她是一个曾经为远征军做饭的少女。

这顶钢盔,曾经属于某位远征军士兵,硝烟散尽,它静静诉说着当年战斗的惨烈。

阵亡将士墓碑。

军人的荣耀。

“还我河山”——阵亡将士纪念塔。

飞虎队将士存照。

盟军塑像。

日军使用的毒气装置。

筑路情景重现。

南洋机工生活照。他们当时的生活条件,我们难以想象。

历史,在这一刻定格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珍爱和平

【相关阅读】

「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云南陆军讲武堂风云」


云报客户端出品
责编:李喜翠 蔡飞
美编:张俊辉
组图照片由云南日报记者 徐雁 摄
(部分老照片为记者翻拍)

推广

【点击或扫码即可下载安装】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