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观察│校园欺凌,决不是“开过分的玩笑”

/云报客户端

“回想星期天我送他去学校,他眼泪汪汪求我不要走,我还是走了,真觉得我太残忍了。”4天后,回忆起送儿子小龙去读书的场景,白会珍很难受。“看到孩子身上的伤,我简直要死了。”小航的母亲尹丽飞在电话里和记者急匆匆地说完,就赶紧回到儿子身边,“他现在不让我离开身边,一谈这个话题他就哭。”

这是建水青龙镇青龙小学两名三年级学生遭遇校园暴力后的场景,两人被同班5名同学捂头、按手、按脚后脱了裤子用开水烫,伤痕惨不忍睹。

校园欺凌,从同学之间的推推搡搡,发展到抢夺、围殴、扒衣侮辱、囚禁、虐待——直到死亡,在父母(监护人)对独生子女的溺爱、学校无力监管等情况下,校园暴力越演越烈,不断刺痛着公众敏感的神经……

11月2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一起校园欺凌案进行宣判。5名犯罪时未满十八岁的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或有期徒刑十一个月。该新闻在网上引起广大网民的点赞和支持,不少网民称大快人心。

近年来,校园欺凌已经成为一个严肃且严重的社会问题,它和学生之间开玩笑、闹矛盾、冲突打架是不同的。欺凌者的欺凌行为具有长期性、隐秘性、双方强弱关系不对等等主要特征。直接欺凌表现为语言、肢体等方式的攻击,而间接欺凌则是指排斥、孤立、散布谣言等。针对校园欺凌,不少学校和欺凌者及其家长,往往习惯于把它混同于学生们之间开玩笑、闹矛盾等,拿未成年人当挡箭牌,和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漠然的态度和姑息迁就的心理让校园欺凌现象愈演愈烈。

你遭遇过校园欺凌吗?你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了,你会怎么做?日前,记者曾经做过一次微调查,就校园欺凌的发生、应对方法及如何避免三个维度,向市民、网友广泛征集意见和观点。100多位主动填写问卷的用户中,有70%以上的人经历或目睹过校园欺凌。

分析:亲眼目睹过的网友占比45.68%,亲身经历过的网友占比25.93%,这个信号提示: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校园欺凌超过70%,大大超过了新闻报道及听说而得这两个渠道的比例,可见,校园欺凌就在我们身边。

分析:选择“其他”的网友占比52.33%,多为前面几个选项的组合。面对校园欺凌时,大部分人的第一选择是走向学校或老师,其次部分网友选择先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应对欺凌,可见在自己的孩子面对校园欺凌时,网友仍会选择较为理性、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

分析:选择“其他”选项的网友认为这是多方面的问题,各方面都应予以重视,例如“多种因素都有吧,因此应该多管齐下”“学校家庭都有问题”等。目前,社会各界已经认识到校园欺凌的严重性,而想要防止校园欺凌的发生,还需要众多方面的齐心协力,最需要发挥的是学校和家庭教育方面的作用。

学校本应是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当种种“恶霸”行为不断伤害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冲击社会的道德底线之时,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孩子变得暴戾?将施暴视频公之于众有利还是有弊?到底怎样做才能有效地防治欺凌事件?

在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中,最可怕的,是施暴者的不以为然。有些孩子“天真地”认为暴力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有些孩子想当然地把暴力当作一场“引起关注”或是“树立威风”的方式;还有些孩子主动录制视频上传网络,将暴力行为当做一场“表演秀”……这些现象的出现,折射出的是青少年价值观的扭曲。

“青春期的孩子身心发育不完全,大脑的前额叶还不成熟,加之荷尔蒙激增,所以情绪不稳定、容易暴躁失控、自我调节能力差是常见的现象。这也是导致青少年暴力行为多发的一个重要原因。”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素质教育指导专家杨芷英认为:“除去生理因素外,更主要的原因则是青少年对施暴行为的认知出现了偏差。而偏差的出现与其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包括家庭、社会等诸多方面。”

与过去相比,发生在网络时代的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有着更易传播、更易扩散的新特点。当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候,一起发生在校园角落里的暴力事件,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就会众人皆知。

而施暴视频发布到公共平台之后,由此带来的传播效果也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效果可能是积极的,人们会对受虐者产生同情、对施暴者加以谴责、提高保护自我意识、告诫自己不可施以暴力等等。效果也可能是消极的,施暴者的引以为傲、叫嚣者的更加嚣张、学生们的主动效仿,诸如此类的问题也会随之而来。

“网络的双刃剑效应必须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咨询师裴涛说:“在新媒体环境下,有一些视频材料没有经过后期处理,直接把暴力现场展示在屏幕上,甚至过度渲染细节,这些都是应该严令禁止的。

因为孩子们在观看欺凌暴力视频报道时,往往缺少家长或学校的合理引导,这就很容易让身心发展尚不成熟的观看者,成为欺凌暴力的间接受害者。另一方面,这些视频也很有可能造成‘观察学习’效应,引起一部分学生的模仿行为,成为校园暴力的反面教材。”

在诸多校园欺凌事件中,“我没成年”似乎成了施暴者有恃无恐的借口。

我国刑法规定,未满14周岁或已满14周岁故意伤害但没有致人重伤的,不能构成犯罪,这类行为均作为一般民事纠纷,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刑事责任年龄起点相对较低,如法国是13岁,荷兰、印度、加拿大、希腊、匈牙利、丹麦是12岁,中国香港和美国纽约州是7岁。

作为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的问题,许多国家采取了立法的形式,加大对校园暴力的惩戒力度。“法律的约束是防治校园欺凌不可或缺的一环。”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范国睿建议:“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及民法、刑法相关条款,增加‘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等内容,适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起点,使中小学生明确并承担欺凌与暴力的相应法律责任。同时,借鉴相关国家的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制度,对于未成年犯罪者,采取非监禁执行,强制其参加一定时间的社区服务。此外,对未成年犯罪者的监护者也进行必要的惩戒,以强化其教育、监护之责。”

但是,在我们对施暴者强烈谴责、严肃处理之余,也要正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施暴者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受害者。这些孩子或是迷失在暴力的情境之中、或是得不到正确的情绪疏导、或是本身也是暴力的受害者。而要从根本上杜绝校园欺凌和暴力,教育应当承担起更为重要的责任。

云南屏边一初中女生遭校园欺凌 7名学生被拘校长被问责

2016年9月24日,屏边县政府通报了“9·21”校园欺凌事件处理结果:对7名打人学生进行行政拘留;对该校校长、分管副校长、政教主任进行问责,对参与打人者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按学校相关规章制度进行处理。

"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走进云南

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进一步深化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和整治校园暴力工作部署,提高未成年人遵纪守法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教育部联合组织开展了为期3年的检察机关“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从全国检察机关中选拔优秀巡讲人员组成巡讲团,研发了一批精品课程,分赴全国各地中小学校进行巡讲。

2017年4月28日,昆明市检察机关“春蕾”巡讲团来到晋宁一中,开展以“校园欺凌预防与应对”为主题的法治宣讲活动,“法治进校园”晋宁站巡讲活动也正式启动。

云报客户端综合自春城晚报 人民日报等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编:赵婷婷
美编:李苒苒

推广

【点击或扫码即可下载安装】

推广